悉尼馆 ⎯ 东张西望

策展团队-

Aaron Seeto - 策展人
Sharon Chen - 策展总监
Toby Chapman - 策展助理

展出时间-

十月二日 - 十二月三十一日  二O一二

The islands they fade into distance. It’s just the way it is. Today, that is. Tomorrow it might be different

After five years the island is no longer an island, it is just a place.
岛屿们总将隐没入海的尽头,没什麽好说的。至少今天是这样的,明天,难讲。
五年後,岛屿不再,充其量只是个地名了。[1]

我们的生命被来去的人生过客所定义,在交错复杂的人际网络中我们建立了个人关系。科技给与我们能轻易的沟通互动的能力,人们现在拥有任意旅行与迁移的权利,这都影响了我们对於现今文化与社会脉络的观感。当代社会的常态受快速迁移的地缘政治不断的在改变转化当中。
像悉尼这样的一个城市,它有着复杂的原住民与殖民史,与一波接着一波的大规模新移民不断的改变着它的生态,经济体系一再的转换以及环境意识的提升与对於自然灾害的重视等等。人们来来去去,观感与意见的交换方式不断的再改变,脉络与对话浮现又沈寂,因为它的不定性,要创造一个可以代表悉尼的空间不能用直观的思考。

Looking now at a city like Sydney, do we even see the same things?
Do we still live in that same place we thought we lived in?
在我们眼中的悉尼,是同一个悉尼吗?
我们居住的城市仍然是我们脑海中的模样吗?

『悉尼馆:东张西望』欲从悉尼不断在演变的地缘政治为主轴来检视澳洲第一座移民都市的历史以及其政治与社会变迁。『东张西望』将着眼在从社会对於地理认知的转变并以此为出发点检视历史与国际化社会下的文化交流状态。并试图了解公共场域是如何从不断变迁的文化脉络中发展出其特有的含义

The Floating Eye『东张西望』试图透过独立艺术家的眼睛来检视这样一个社会,当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他们面对国际社会与在地化时的冲突与谋和。这正是澳洲所代表的,这正是澳洲的历史,那载浮载沈的尴尬感,就此『东张西望』代表的是稳定一个以开发的,完熟的社会文化的反面。在此展中,艺术家所提出的是“ 如何让我属於此地?” “如果我來自於另一个文化脉络,那我还能属於这里吗?”从我们发现这些问题一再被澳洲各地的艺术家所提出。在『东张西望』展中,艺术家像一个个岛屿,互相串联/断连被迫连结着,更准确来说『东张西望』是个由艺术家与作品所组成的群岛。

此次展出的艺术家皆出生并实际参与了悉尼的转型期,而他们的创作也很诚实反映澳洲与其邻近地区正所面临的转变。艺术家们所感受到,泛地域性的地理定位之更迭(澳洲原民,亚洲,南亚,东南亚,大洋,非洲)其关注的议题帮助定义当代历史并勾勒出一个更清晰的”澳亚“ (Antipodean)。近年来艺术家透过他们的人生经验堆积丰富了创作的脉络,他们在不断的共振,碰撞,冲击中寻找其在这广大世界中的定位,所得到的创作更加复杂更具深度与广度的创作。“定位”是我们特别想要深入去探讨的,我们想要透过艺术家的眼睛,从一个不同的出发点来检视他们的地方性,他们个人的脉络与人生经验。

[1]John von Sturmer, “Death of Geography” in News from Islands. Campbelltown Arts Centre, 2007 pages 105 and 106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